缘分鉴定网

周公解梦梦见风尘女子,梦见蛇吞蛇是什么预兆-凯发k8官网下载客户端中心

为什么贾宝玉在太虚幻境里梦见的是秦可卿?

请参考此文
--红楼·青楼——闲话秦可卿
最近忽然又迷了《红楼》,噢,不,应当说是红学。
上周在书城买了两本绝好之书《红楼梦研究稀有资料汇编》上、下两册,读着又开始找到了流口水的感觉。
这些天我成天想着一个女人,一个叫秦可卿的女人,有点茶饭不思。
有一次请两个mm吃饭,不知怎么聊起了《红楼梦》,我说,我最喜欢秦可卿了……结果有一个mm瞪着我,小心翼翼地说:“她好象跟贾珍……”
我只好说:“这个嘛,假如从道德上去判断……”
《红楼梦》是谜,秦可卿无疑是谜中之谜。
钗,黛,凤,探无疑是《红楼梦》第一重要之人物,她们撑起《红楼梦》世界的四根柱子,没有这四个人,《红楼梦》不成为《红楼梦》……
其它人似乎是可有可无的,没有,《红楼梦》亦可成为《红楼梦》。
湘云和秦可卿无疑是第二重要人物,有了这两个人,《红楼梦》无疑会亮很多。
湘云是真名士自风流,代表一种千古流芳的魏晋风度,这种风度黛玉没有,黛玉哭哭啼啼象屈原,宝钗没有,宝钗昏昏噩噩象萧何,探春没有,探春严厉凛然象包拯,凤姐……哈哈,当然更没有了,这个从《金瓶梅》跑到《红楼梦》的西门庆……
史湘云,自然是惹人喜欢的,但是唉,太高远了……魏晋是魏晋人的魏晋,其它时代是学不来的,学不象的,因为那是一个门弟贵族兴起时代,所以才会有春秋之前封建贵族般的豪情和飘逸……
那么,秦可卿呢?
秦可卿是男人永远的带着一点点罪恶的梦……
她无疑是美丽的,林黛玉已经是佳绝了,薛宝钗已经是惊艳了,可她是兼美,兼钗黛之美,她已经兼了非人间的美和人世间的美,为什么曹雪芹舍得把天上人间的美色都赋予给了她?是啊,他已经把所有的笔墨都泼给了黛玉和宝钗,可是他狡猾地只用了两个字“兼美”,就把海伦的荣耀赋给了她……
她无疑是那种既温柔又懂事的女人……她用不着象宝钗一样处心积虑,就能够让宁荣二府莫不欢喜她……凤姐用权术,宝钗用心机,她用什么去征服贾府……她只需要她的可亲的温柔就够了……真的,好象那么多贾府的女孩子或者女人,竟没有一个很温柔的待人的……袭人吗?她只是温驯,不是温柔……
那么,她是否也很能干呢?……唉,这个就有点模糊了……因为她病了的时候,凤姐协理宁国府时大展神威,不能仅因她病了一会儿就一下子乱到这样一个地步吧……可无疑她是有见识的,她之托梦给凤姐(其实应当是和凤姐私语),让凤姐早点为贾府的灾难准备点后路,这种见解无疑是确切的……在皇权一统的官僚政治下,除了皇帝一家,没有不衰败的权贵……或许她的天性就是那么温柔,所以她不愿意象凤姐一样磨刀霍霍……或许她知道这一切终究无可挽回,倒不如顺其自然……
她是重孙媳妇辈中最得意的人物,她若不死,凤姐岂不是和她有瑜亮之争……
可惜凤姐没有听她的,凤姐还想象曹操一样,利用一下这个行将崩溃的家族,来满足她的私欲,挟贾母以令诸钗……
真正的补天者是探春,却上不了舞台,或许因为她是庶出,或许因为她总要出嫁的,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
可无论有多少好话可以说她秦可聊,有一个事实是,她是乱伦者……
她是狐仙,她是妲己,她是那种注定了可以让男人堕落的女人……
她是卡门,她是曼侬,她是那种注定了让男人犯罪的恶之花……
她是不是很淫荡的女人,是不是在宁府演绎一场东方的古典的〈蝴蝶梦〉?
她是不是象潘金莲一样,永不满足,永远欲火中烧……
如果是这样,她又何至于自尽?因为她若无廉耻,又何至于要自尽?
为什么这样一个乱伦的女人,会给人雍容华贵的感觉……
这种感觉,于是让刘心武揣摩,她原是格格,因宫廷战争而流落民间……
但这种说法又无疑是可笑的,因为血统并不会带来高贵,只有教养才能培养成出这样的气质……
昨天看〈汇编〉中有一句:太虚幻境如果不在天上,就一定在秦可卿的卧室里。
真有趣,我从未作个如是想,太虚幻境居然就是秦可卿的卧室。
秦可卿的卧室里有什么?有赵飞燕用过的什么东东,有杨玉环用过的什么西西,赵飞燕和杨玉环都是狐仙一般能够媚主的人物,赵飞燕还好,只是争宠吃点酷,而好端端的一个大唐,就被杨贵妃香气扑鼻的洗澡水冲掉了……
江山都可以被媚掉,更何况一小小贾府呢?
我也越来越觉得,红楼梦那些仙话鬼话都是实话,只是用了一点障眼法而已。
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石头记第七回开篇即有一诗: 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相逢若问名何氏,家住江南本姓秦!
这首诗认人多方猜测,秦情谐因,自然秦可聊是惜花人。
秦可聊来自江南,江南有什么?
唉,我想,江南有金陵,金陵有秦淮……
我想,秦可卿,本是个烟花女吧,本是秦淮女吧……
读过〈茶花女〉的人,无疑都知道,茶花女那种高贵的气质……
当然,何必举法国呢?中国古代不浪漫吗?明末清初的秦淮八艳,那有一条河能象秦淮河一样谱出这样多的传奇……
秦淮河是东方古典的好莱坞,是专门用来制造那些中国的玛丽莲。梦露们,制造那些肉艳的,意淫的,悲情的带着贵族色彩的传奇故事……
只可惜如今的秦淮河变成一条臭水沟了……
顺治是如何出家的?据说是为了董小宛。
有人说,贾宝玉是用来影射顺治的,那贾宝玉和秦可聊,也是有过缠绵的,那秦可卿,也许带点董小宛的影子。
这样的附会可能很荒唐……
据周瑞家的说,香菱是有些像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为什么香菱会有这种品格……难道她也是格格吗?也许,正是因为香菱也曾经被卖到烟花巷里,有了类似的经历,所以才有了……
〈红楼梦〉最早有一回目,叫秦可卿淫丧天香阁……据说,天香阁北京实有其楼,而且是烟花楼……
我没有读过有关青楼的书,但是青楼里能出柳如是和李香君这样高贵的奇情女子……自然也不难出一个秦可卿……
但是我觉得,曹雪芹写〈红楼梦〉,已经超越了一家之悲欢,在他所写的十二钗中,一定有一些深刻的寓意……
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罪衅开端实在宁。
——这是秦可卿的判词。
无疑,这是很古老的说法:女人是祸水。
曹雪芹不是把女性捧为水做的,男人都是泥做的吗?
为何他又抱着红颜祸水论?
有人说,〈红楼梦〉是曹雪芹的〈忏悔录〉,妙!
虽然说,曹雪芹把历史上一切带点艺术细胞的昏君如李后主如陈后主列入情痴情种之列……但这并不能推翻这样一个事实,这些昏君误国殃民……
尽管,曹雪芹高举唯美主义的大旗,要追求自性,但是这,并不能洗脱他内心的罪孽感……作为一种败家子的罪孽感……
或许,以他的才华,他本可以求取功名的……可是那是候他太年轻,他想着他的美的崇高,他想着,如其让一个扼杀女儿美的世界之存在,还不如诅咒它毁灭……可是,一旦当家族真的毁灭之后,或许,那种非人间的爱和美,已经无法遮住这人间的罪与罚……
对于秦可卿,爱之,恨之……
亦如他对凤姐,敬之,惧之……
吴敬梓和他是同时代的大文豪了,这个吴敬梓,同样是一个典型的败家子,在妓院里泡了几年,凡正是纸醉金迷,说艳也艳,说丑也丑……把家业都败光了,以后就落魄一生,终于写出了一部〈儒林外史〉来自嘲自责……
那个时代的贵族才子们,是否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呢?
秦可卿为什么能看出贾府的衰败?或许只是因为,在她的怀抱里,毁家灭门的太多了矣。
或许,作为一个风尘女子,她已经看透了那个时代的贵族生活,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那种暴起暴落的贵族生活,是不会有王谢堂前的那种浑厚的气派与风韵的……
也许在贾府世界里,只有两个女子能够深刻的看透贾府的危机,一个是贾元春,一个是秦可卿……贾元春知道皇权的宠恶无常,而秦可卿知道人欲的奔流无穷……
所以,那句话真美妙,太虚幻境在秦可卿的卧室里……
当然,这还有点隐晦,那么,我更进一步说,太虚幻境,是在妓院里,在青楼里。
太虚幻境,就是青楼!
我们读〈红楼梦〉,最迷幻的就是太虚幻境里。
那种迷幻的感觉,就象抽了鸦片,就象吸毒……也许,如果我们有幸而光顾十七八世纪的秦淮,在那灯红酒绿的歌台舞榭中,听着一个叫兼美的女子,弹着凄绝艳绝的〈红楼梦〉,一支一支地荡人心魄,一支一支地撩人心弦……也许,我们宁愿醉死在那里,再也不要来到这个喧嚣的物质的机械的世界了……我们会象贾宝玉一样嘲笑那些每天忘我工作拼命赚钱的人,都是禄蠹……
当然,我们得记着要带上足够的人民币,美钞更好……因为在那样一个场合,刘姥姥也想去凑个热闹,是不可能的。
我们这个时代,妓院是有的,但是已经没有了青楼……青楼,也许更多的,充满了意淫……
……唉,千古的才子都在那里风流过,除了老杜穷点之外,小杜,柳七,东坡……
只有吸过毒的人,才会对毒品产生真正的抗拒;只有堕落过的人,才能对堕落才生抗体。所以,我们就不难知道警幻仙子为了完成荣宁二祖的嘱托对,对于贾宝玉的意味深长的劝诫了,因为只有把贾宝玉送到青楼里去,让他在那里一次享受过够……这样,青楼对于他,不再是一个永恒的诱惑……这样,他就可以摆脱他那个时代所有贵族子弟的恶习……
只可惜,他是贾宝玉,他是通灵石,在青楼里泡过之后,一点抗体都没有诞生……
结论:
一、秦可卿是秦业的亲生女儿,连儿子都生得出来,为什么就女儿生不出来了?否则凭什么秦钟也是一样的别致风流?
二、秦可卿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老头子卖给了烟花巷,流落到了秦淮河……否则,这个老得快要断气的老头子哪养得出这么高贵的女子。
三、贾珍是最花花公子了,在一次下江南的时候在秦淮河畔留恋往返……(清朝的皇帝不也喜欢来这一套吗)……在秦可卿正在秦淮河崛起的时候(不能已经崛起,要是象顾横波一样出名,带到贾府岂不是炸开了锅?),为她赎了身。
四、因为年龄上的差距,或许其它方面的原因,为了遮人耳目,将她配给儿子贾蓉,但是却和她保持关系。
五、秦可卿因对贾珍心怀感激而不拒绝他。
六、但秦可卿对这一对活宝父子没法满足精神上的需求。
七、秦可卿并非那种淫荡的女子,否则完全不必因事泄而自尽。但因出身青楼,贞节观念薄弱,有点现代色彩的性开放。
八、有人说贾宝玉和凤姐也有关系,这是屁话,一个是贵族式英雄,一个是市民市英雄,英雄惺惺相惜倒是有可能的,都是贾府的恶魔嘛,但要说缠绵在一起,简直就是扯淡,把凤姐丢到贾宝玉床上贾宝玉也要逃跑。
九、但是秦可卿和贾宝玉双方却具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这是气质上的相亲相近……所以在太虚幻境里上演了一出精彩绝纶的好戏,唉,读过《红楼梦》的人,没有不被这场戏迷倒的……开辟鸿蒙,谁为情种?……这可能隐喻了曹雪芹年轻时候的一段罗曼史……所以,秦可卿死讯传来,贾宝玉心口如插了一刀……这种心痛可想而知……
十、要说红楼梦中才子佳人的故事,不是在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上演,而是贾宝玉和秦可卿之间,说庸俗也庸俗,说浪漫也浪漫,这就是才子佳人。
十一、圣人如托尔斯泰者也风流过,所以也怪不得我们的贾宝玉。
十二、可卿何罪之有?罪人自罪而已。贾宝玉不自己偷跑跑到秦可卿房里去,难道太虚幻境自己找上他啊。所以,曹雪芹是个混蛋,自己逛妓院,却说女人是祸水。
十三、或许,在金陵十二钗中,秦可卿是古往今来所有奇情绝彩的青楼女子的化身吧,因她之存在,《红楼梦》更真实如梦。
十四、好玩而已,不是正评。

梦见风尘女子会情郎后来他们私奔了

别哭了

周公解梦,梦见特大红花蛇从身过飞过,是好是坏?

梦是虚幻荒诞的,什么也代表不了。

让我感动的诗

景泰蓝年华
我向往清朝,那个有着纳兰容若、纪昀等大才子的朝代,那个有着陈圆圆、香妃等绝代佳人的朝代,那个有着孝庄、慈禧等不让须眉的女性的朝代,那个离现代社会最近,却又留给现代社会最多谜底与遐思的朝代……那是一段景泰蓝般的年华,如玉样温润,金般灿烂,有珠宝的光泽,却也和细腻的瓷一样,终逃不过支离破碎的一天。
我梦见自己回到清朝,是一个兰心蕙质的女子,着杭州丝绸做的精致衣裙,写清婉绮美的诗词,绣精致逼真的女红。
我梦见自己回到清朝,生于一个家世显赫的王府,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小郡主,头上是雍容华贵的旗头,轻巧的秀足蹬着沉重的花盆底。也曾在大草原上策马奔腾,对酒当歌,但那景泰蓝般璀璨的年华终于支离破碎,化作我宽大旗袍滚金边下摆的一处落寞,我被梳成燕尾形的头发飘下的一缕青丝。
我梦见自己回到清朝,是一个才色兼备的风尘女子,门前屋后的夏荷青竹显现我的洁质。
我梦见自己回到清朝,是江南小桥流水人家的小家碧玉,浣衣时用吴侬软语唱着或哀婉或明快的古老歌谣。
我梦见自己回到清朝,是紫禁城里一位不得宠的妃嫔,或者仅仅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小宫女,夜深人静时卧看牵牛织女星。
我梦见自己回到清朝,因为我希望遇见你。
你一定是位风度翩翩的男子,有浓浓的剑眉,纵然眉心间萦绕着我无法读懂的哀愁。你写的字是我钟爱的隶书,你用古筝奏起《高山流水》时我会心痛的凝视你,我在你案上添一碗清香的枫露茶,我知道决心复仇的你一定也渴望红袖添香的惬意。
我们苦心经营的爱情还是破碎了,在你被处斩的那天。我终于明白,你的爱来源于你对前朝的忠诚与留恋,你正是复社成员的后裔。
你属于那个年代,我却有我自己的景泰蓝年华,我们本不该在一起的。我没有像那些俗气的故事的女主人公一样随你而去,因为我也有我的信仰,我爱我的王朝。
后来,后来。
后来我就上高中了。学校是一处花园式的地方,有人造的“曲水流觞”,青黄不接的细矮的竹,还算有点虚假的人文气氛。我在这所花园式的学校里学习、生活,很少再梦见自己回到清朝。
可是你到底是谁?是叱咤风云在操场上的一个活跃的男生么?是我相见恨晚的那个网友么?还是某个秋高气爽的上午与我在图书馆同乘一部电梯的深沉的陌生大哥哥?
算了吧。
我独自带着寻找美的坚定信念,打开生活的厚重封盖。
忘记你。
我们这所城市的中学生校服是淡蓝色的长袖衬衣和深蓝色的牛仔裤。不过上高中以后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换下了样式老土的牛仔裤,男生穿青春飞扬的运动裤,女生着款式fashion一些的牛仔裤或色彩斑斓的短裙。只有那件淡蓝色衬衣遵守老师们“每天必须穿校服”的规定。
我在听不进去课时拖着腮帮望出窗外,每每这时瞥见校服袖口上镶有细边,很深很深的蓝色。我轻叹一口气,想,这是不是三个世纪前遗下的梦呢?
景泰蓝年华,蚀梦年华。
在文科班,为数众多的女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上课的时候她们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认认真真的做笔记,很乖巧的样子。是的,乖巧,我坚决不用“温婉娴静”来形容她们,总觉得“温婉娴静”只属于哪个景泰蓝年华的女子。
有一天上学的时候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学姐,她和我们一样穿淡蓝色的校服,下面是一条及膝的纯白色裙子,下摆绣有零星几朵小素心兰。当时就有一种微微的惊艳之感:我要也是一个像她那样的女生,那该多好啊!连肩上挎的包都是江南布衣系列的。整个人仿佛从那个景泰蓝年华走出来。
每年春季学期的体育课由我们自己选项目。我选了乒乓球,和那些选学形体的同学在学校图书馆一层一起上课。某次我被她们那边传来的乐曲吸引,一个人拎着球拍远远地看她们跳热情奔放的恰恰。
突然间瞟见景泰蓝学姐的身影:她的素心兰短裙换成了一条紧身牛仔裤,原来披下的长发束成一把高高的马尾。她也在人群中跳恰恰。一曲终了,景泰蓝学姐转过一张笑靥如花的脸,很美——和时下很多恶俗的美女别无二致。
十几米开外的录音机又放出那首《i need to know》,她们重新跳起热情奔放的舞。
此后,再也没有什么景泰蓝学姐。
搬家的时候去画廊挑选适合挂在墙壁上的画。我在一幅工笔画前伫立久久,上面是一位清代仕女,倾国倾城貌,在吹箫。店员以为我看中的是这幅,询问我要帮我包装起来。我笑着摇摇头,选了另一幅,万年青——水墨画的竹子。
店员不会知道我对那幅工笔画上虚伪的厚重色彩很是抗拒。
我在放假的日子里在书房练书法,可我的拙手写不出那个景泰蓝年华的飘逸俊秀,让我知道自己不可去亵渎那个景泰蓝年华。
我在十六开的白纸上画各式各样的清装,旗头,发簪,镯子,耳环,绣花鞋……每一笔都很细致。我久久凝视着眼前穿戴这些行头的女子,叹息自己无法拥有那一份温婉娴静。
我依然在做自己回到清朝的梦,这次我重新遇见了你。让我欣慰的是你不再为大势已去的前朝做无谓的争斗和牺牲。我们像从前一样琴瑟相合,景泰蓝年华的阳光透过合欢树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影。你给我别上碧玉簪子,为我描上淡淡的黛眉。
你笑了,我羞了。
曲终,梦醒。
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竭,一缕香魂无断绝。
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谁的传说是我梦中呓语?
景泰蓝年华啊
————完————
后乐园
在真实世界的我们始终相信
后乐园的存在
在那里
爱情得以永恒,梦想终会实现
我们用一只眼睛看见现实的灰墙
却用另一只眼睛勇敢飞跃,接近梦想
用孩子的羽翼抵御现实的捕捉
即使我们会在天真里同归于尽
至少我们曾经相信,曾经勇敢
总有一天我们会到达
属于我们的后乐园
——题记

秋天的第一场雨后,我收到了阳从杭州的来信,信封上有我熟悉的,好闻的香草味道。
阳说,喜欢我寄去的照片。照片上的我坐在很绿的草坪上,微微侧过头,阳光一点一点落在头发上,肩上,从指缝间漏下去。我的眼神,落在看不见的地方。
阳在最后说,你是个渴望被阳光拥抱的孩子。
阳又补充说,你藏着寂寞的眼睛很美,也很残忍。
“五水硫酸铜有两个别名,一个叫胆矾,”化学老师顿了顿,“还有一个,叫蓝矾。”
哥迅速的瞟了我一眼,开始趴在桌子上没风度的笑。西也很配合的在后面狂踢我的凳子,然后极度兴奋响应老师的号召,冲上讲台,用可以称得上是砸的动作研磨蓝矾。不停的对我流出贼贼的笑容,我报以同样灿烂的笑容,心想西我不对你动点手脚真太对不住你了。于是西的水瓶里多了我的绿茶,哥的可乐,和右边的激活。感谢大家喜欢不同的口味。
“蓝帆,别生气了。”西好脾气的揽住我的手,塞给我一个东西,“我知道你会想要的。”
我摊开手,一枚闪着纯粹蓝色的蓝矾安静的躺在手心,流动着炫目的光彩,显得干净而平和。
好美的晶体。
“帆!”突然响起西的哀号,“你在我水里加了什么?”
我把蓝矾放在小玻璃瓶里,挂在我的胸前。铺开长长的信纸,告诉阳,有一个叫蓝帆的女孩,爱上了一种叫蓝矾的晶体,并准备把它镶在她未来的戒指上。我能想象阳的笑容,暖暖的,像极了秋天的阳光。
5月的一天,阳很平静的告诉我,她要走了,去天堂。
我很平静的告诉阳,我相信,你会一去不回。
然后我们都笑了,因为我知道,阳指的是有天堂之称的杭州,而我是指杭州既然盛产美女,那么帅哥也会不少,按照阳重色轻友的性格,自是乐不思蜀。我留恋并相信那一笑的默契,更多的是舍不得。不舍,所以不得。可是不管我怎么舍不得,该走的,还是走了。
如此相信精神的我们,不会在乎。
阳果真一去不回。
她只会不定期的给我写老长老长的信,然后很没人性的逼我熬夜给她会老长老长的信。所以每次哥都会惊讶的说,奇怪你这么温柔的女孩子也会和别人打架。而老师则有前所未有的慈祥目光注视着我:“帆啊,学习要注意方法的。”我哑然失笑。
阳的每一封信都很开心,我也尽量快乐的回信,但她总能一针见血的从信中判断出我是好还是不好。我承认,从小到大玩这种游戏从来不是她的对手。我说阳你太敏感,阳说帆,你永远是个不懂得掩饰自己的人。
是吗,我不知道。

周六,补课,自习。
窗外雨下得很干脆,没有一点秋日的缠绵。哥很尽职尽责的帮我讲解几何题,并声称我是他遇到的最白痴的数学白痴,好像做白痴的哥哥很骄傲似的。
记得刚坐同桌的第一天,我们相敬如“冰”;第二天,小打小闹;第三天,他开始诱骗我叫他哥;第四天,我缴械投降。那时阳一声无奈的叹息,帆你真是个单纯的小孩。
“帆,”哥停下笔,“你觉不觉得我们生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程序。”“不,不会的。”我很想说些什么,却不知怎么说出口。
后来我才发现,其实我,哥,阳,我们都是同样的人,我们都梦想着什么,担心着什么,我们都会恐惧。如果我们都是程序里的人,就不用去考虑明天该怎样,这是一种麻木的幸福。因为我们都害怕好不容易挨过了风风雨雨,经历过了足够的痛,突然发现这一切都是个玩笑,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走出校门的时候,我才发现雨真的下得好大。可惜我从来没有带伞的习惯。阳曾经埋怨过我很多次,最后还是迁就地把我先送回家再折回去。雨很痛快得打在我身上,仿佛在提醒我阳再不可能为我撑开一把伞。于是,开始没来由的想念,在这个阴沉的雨天。
雨停了。我回头,是哥。
“丫头,下雨了。”哥的声音一向很温和。我笑了笑,推开他的手,径直向前走去。哥没有追上来。
我们都了解对方,都不了解自己。
雨真的好大,回去我就病了,吃了药躺在床上没日没夜的睡,还总是不停的做一个梦。阳打着伞,我们站在一个路口,旁边行人来来往往,来来往往。阳飞快的消失在人群中,留下我一个人呆呆的站着,我突然忘了我要做什么,我该到哪儿去。我蹲下来抱紧膝盖,紧紧的像是要抓住什么,那么的恐惧,什么都没有。好冷。
我睁开眼,西在给我换冰袋。我来看看你,她说。
我看了看窗外,阳光很好,典型的秋高气爽。
“我想出去走走。“我说。西把体温计在我眼前晃了一下,”省省吧你,还烧着呢。“她在床边坐下来。
“我记得今天开运动会的,为什么不去?”我问她。
西低下头:“你明白的。”
“西,你可不可以试着融入到现在这个班里来呢?”西是转来的,她却一直依恋着原来的学校、原来的朋友,尽管那里也许已经没有了她的位置。我知道西刚转来的时候,大家都有种本能的敌意,可我不希望西永远放不开。
“帆,你能放弃你一贯近乎顽固的执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这句话很自然的出了口。我一下子想到,原来我们都一样,都因为自己的坚持而守着一些东西。我实在是没有什么资格劝西。
阳光很好,真是个适合出去走走的日子。

在bbs上看见阳的跟帖,她说帆,你前面都写得很好,很伤感很触动人。可为什么结尾却是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总结过去展望未来呢?
我笑着回帖:阳,其实我只是想加点阳光进去。想不到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适合阳光,发酵出来竟多了好多讽刺的味道。
休息了两天,回到学校。哥像往常一样把整理过的笔记本递给我,我感激的一笑。
“呦,真是同桌情深啊!”班长沙似笑非笑的扔过来一句,这个最看不得别人比她好的人,我们在背后都叫她灭绝师太。
“去去去,大哥哥关心小妹妹而已。”哥一脸不耐烦,天知道他最讨厌这种人。
“哼。”沙冷冷甩来一个白眼,走了。
接下来是我最喜欢的英语课,年轻的miss liana总喜欢在课上讲讲罗密欧,朱莉叶,莎士比亚,雨果什么的。课上到一半,miss liana让哥起来翻译“no matter where you go, i will stay with you”。
“无论你去哪里,我都将和你在一起。”哥想都不想。
全班哄堂大笑。miss liana在讲台上笑得花枝乱颤的问“你”是指谁啊?我和西笑到快岔气。
“蓝帆!”我听到沙细细的嗓音在起哄,立马瞪过去。
哥好笑的看我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阳说,帆,你安静的时候,我看到自由在里面幸福的游移。
总是在瞬间,轻易失去言语的能力。
我任性的用身体的虚弱换来短暂的自由。有时我会拒绝任何食物,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生命要依靠毁灭另一个生命来生存下去。
《狮子王》里,辛巴的父亲说,我们死了以后,会变成地上的草,再被羊吃掉。
那一刻,我释然。
阳,背负着责任的我们,可能自由么?
记得一起看《仙剑》的时候,我问你,为什么灵儿一定要回南诏?什么逍遥一直要寻找灵儿?
你说,爱和责任。
那么,我在这里,这样的行走,这样的生活,也是因为,爱,和责任。
于是,莫名的想哭。
这里的天空总是压抑着泪水,以灰暗俯瞰的姿态压在胸口。我默然的向窗外望去,一只鸽子孤独的立在树梢,不动声色的守望。
阳说,立春出生的孩子,是最相信希望的孩子。可是阳不知道,几年前的那个立春下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残留着对冬天的绝望。所以老天爷好像玩我似的,让我不断拥有希望又看到绝望,不断在心上划上几刀再慢慢看它愈合。这比完全的希望还可悲,比完全的绝望还残忍。阳光它好温暖,可它也好寂寞。
西打来了电话,她轻轻的问:“帆,你怎么没去上课,又病了么?”
“西,我没事,有点不舒服,明天就去。”
西在那边沉默了好久,对我说:“帆,你知道么,卵石它很平滑,它可以静静地沉在水底,任凭水流拍打它也不会觉得疼。可它没有像蓝矾、像钻石那样的炫目色彩。蓝矾、钻石有很多的棱角,它们会沉会浮。钻石有足够坚强的心,可以抵挡风雨,所以它象征永远。但是蓝矾……“
我挂了电话。西,我不是蓝矾,我只是一颗棱角没有被磨平的卵石。

在qq上遇到阳。
“帆你不开心。“
“没有。”
“帆,你可不可以不要太执着,有时候太有原则不是一件好事。我们的生活不是真空,对这个世界我们不能奢求太多。”
“我只想按自己的方式生活。”
…………
“帆,这是最大的奢望。”
哥很喜欢在课上唱歌,只唱朴树的《生如夏花》和《那些花儿》。其实哥的嗓音很好,低低的,沙沙的。但我总开玩笑的说,哥你又敲破锣了。哥瞪我一眼,继续很有自信的唱下去。
我问哥,你为什么不换些歌唱。我以为哥是只喜欢朴树的沧桑。
过了一会儿,哥很尴尬的告诉我,他唱得全的只有这两首。
我当时的反应是想晕过去。我笑着说哥你黔驴技穷了。哥白我一眼说没见过骂自己哥是驴的,想当驴妹妹啊。我笑得眼泪快出来了,哥也跟着笑,笑着笑着就僵住了。
我回头,班主任愤怒的看着我。
“蓝帆你给我站起来!”
我站起来。
“站出去!”
我站出去。
“你脖子上带的是什么?校规规定学生不能佩戴任何饰物你不知道么?”
我摘下装着蓝矾的瓶子,紧紧攥在手里,上面还残存着微微的温度。
班主任粗暴的一把夺过,毫不犹豫的扔出窗外。我的蓝矾,在空中还来不及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便没入了深深的雨里。
什么时候,下了这么大的雨?
“蓝帆,你怎么不把心放在学习上呢?有同学向我汇报时我还不信,你太让我失望了。下课你坐到第二组去……”
我肯定是蒙了,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沙细细的笑声不断刺的我浑身疼。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我冲进雨里,教学楼的后面都是废品,我努力用哆嗦的手翻开所有的碎纸片,可是连蓝矾的影子都没有。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和雨水混在一起。西说我不够坚强,我承认。我真的不想就这样遗失了我戒指上最美丽的宝石。我发疯的找,发疯的哭,反正没人看见。
许久,许久。
一只大手拍在我肩上,哥站在我身后,全身都湿透了。他抹干净我脸上的泪水,“丫头,哥再帮你偷一个去。”
我哽咽着问哥,为什么,为什么很真很纯的东西都会被人怀疑误解,为什么最美最美的东西都要失去。
哥没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帮我擦脸上的雨水,泪水。
哥,你忘了雨一直没停啊。

我们穿梭在城市的天空下,和不同的人擦肩而过,感觉世界的大而空洞。有时我们会疑惑,会迷茫,会孤独而无助。因为世界是复杂而无奈的,生活不是一道道选择题,它没有纯粹的白与黑,它是混合了太多的颜色,或者根本不是一种颜色。当我们要去真正面对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所有原则和立场,全都根本没站不住脚。帆,原谅我。我不能再在你身边,为你撑起一把伞。我更不能为你遮挡人生的风雨。谁都不能这样做,尽管我知道这样你会很痛。所以,帆,请你一定,一定相信,相信希望。
阳给我的留言。
很多人开始用很奇怪的眼光看我和哥,哥变得有些沉默,我知道,我也好不到哪而去。
其实我只是很喜欢依赖哥,我会感觉不再那么孤单,有些依靠。哥也是喜欢并习惯被我依赖。真的只是很单纯很单纯的感情。
我们都只想单纯的活着,享受干净的快乐。
我开始受不了那样的眼光。
终于,当哥像往常一样将整理过的笔记递给我时,我没有,没有伸手去接。
我看到了哥被刺痛的目光。
我仿佛听到沙得意地笑。我开始恨自己,好恨好恨。
哥宽慰似的对我一笑,将本子放在桌上,转身回座位。
西走过来,拍拍我的肩。
我知道,他们都尊重并相信我的选择。可是他们不知道,我真的好想有人告诉我该怎么做。我不是不够坚强,根本是软弱。
阳说得对,真的没人能为我遮挡人生的风雨,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哥,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想对你说,有哥,真好。
我走进后乐园中那迷失的一角
再一步就能触碰到你的心跳
我努力往前奔跑直到天涯海角
却发现还是到不了
到不了
在我的后乐园中谁是我的依靠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找到
用我的心去感受爱的美好
我愿意世界为你
就这样
静止了

连续两天晚上做梦梦见女人,怎么回事?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可能是内心深处又或者是潜意识里厌倦了你老婆,所以总梦见一个陌生女性,正常,我也经常这样!

周公解梦梦见女人语音解答

提问者的梦境十分常见,简单解说如下:

  1. 梦见往生者, 近期请去祭拜烧点纸钱, 可以获得对方的庇佑; 梦见活著的人或者家人朋友, 近期或三个月内请注意对方健康与安全!

  2. 从心理学的相关解说来看,许多梦境与现实之中相近或相反,多数来自於生活中的感动或特别强烈的记忆,因此这显现出做梦者本身对於自己潜意识中的繁琐事务有所紧张,或许来自於现实裏面的压力,或近期曾经有相关的经验或看电影电视剧所导致,也就有了古人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产生如此的梦,这很平常,请做梦者以平常心看待即可!

  3. 《周公解梦》的相关解说:梦见与死人交谈,会扬名四海。梦见与已经死了的人进餐,会长寿。梦见把死人抱在怀里,或呼喊死人的名字,不久要离开人世。鳏夫梦见已故的妻子,会与一位受过教养的女人结婚,她会成为自己事业的助手。寡妇梦见已故的丈夫,会恪守贞节,史册留名。

  4. 《周林》的相关解说:梦见自己已经与世长辞,预兆很快要与一位有钱的姑娘成亲。梦见亲友去世,去世的亲友会长寿。梦中听到仇人死亡的消息,会交一些宽宏大量、忠实可靠的朋友。梦见恋人长逝,他们会结为夫妇,生活会幸福、美满,充满爱情。梦见陌生人去世,生意会出现好转,赚大钱。梦见国王晏驾,国家领导人会授予自己高等荣誉头衔。梦见自己的坐骑或其它动物死亡,经济要受到损失。梦见狗死了,意味着忠实的好朋友或助手要离开人世。

  5. 因为提问者没有描述前因後果,为求使得您理解更深, 特别卜卦如下给您参考:

占事:周公解梦梦见女人语音解答
公历起卦时间:2022年2月3日18时
农历:丁酉年正月初七日酉时
小寒:2022年01月05日12时36分
立春:2022年02月03日23时49分
干支:丙申年 辛丑月 辛酉日 丁酉时(日空:子丑)
神煞:驿马-亥 桃花-午 日禄-酉 贵人-寅,午
兑宫:兑为泽 (六冲) 乾宫:天地否 (六合) 
六神伏神 本  卦   变  卦
腾蛇   父母丁未土 ▅▅ ▅▅ 世 ╳→ 父母壬戌土 ▅▅▅▅▅ 应
勾陈   兄弟丁酉金 ▅▅▅▅▅   兄弟壬申金 ▅▅▅▅▅  
朱雀   子孙丁亥水 ▅▅▅▅▅   官鬼壬午火 ▅▅▅▅▅  
青龙   父母丁丑土 ▅▅ ▅▅ 应 妻财乙卯木 ▅▅ ▅▅ 世
玄武   妻财丁卯木 ▅▅▅▅▅   ○→ 官鬼乙巳火 ▅▅ ▅▅  
白虎   官鬼丁巳火 ▅▅▅▅▅   ○→ 父母乙未土 ▅▅ ▅▅  


《周易》——兑为泽 兑上兑下

兑:亨,利贞。彖曰:兑,说也。 刚中而柔外,说以利贞,是以顺乎天,而应乎人。 说以先民,民忘其劳;说以犯难,民忘其死;说之大,民劝矣哉!象曰: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

上六:引兑。象曰:上六引兑,未光也。
九五:孚于剥,有厉。象曰:孚于剥,位正当也。
九四:商兑,未宁,介疾有喜。象曰:九四之喜,有庆也。
六三:来兑,凶。象曰:来兑之凶,位不当也。
九二:孚兑,吉,悔亡。象曰:孚兑之吉,信志也。
初九:和兑,吉。象曰:和兑之吉,行未疑也。


解卦:

兑为泽(泽卦)  刚内柔外


上上卦


象曰:这个卦象真可取,觉着做事不费力,休要错过这机关,事事觉得随心意。


这个卦是同卦(下泽上泽)相叠。泽为水。两泽相连,两水交流,上下相和,团结一致,朋友相助,欢欣喜悦。兑为悦也。同秉刚健之德,外抱柔和之姿,坚行正道,导民向上。


事业:由于善长人际关系,能团结他人,获得援助。因此,各项事业都十分顺利。只要本人坚持中正之道,动机纯正,是非分明,以诚心与人和悦,前途光明。


经商:很有利。可以取得多种渠道的支持。但在顺利时切莫忘记谨慎小心的原则,尤其警惕上小人的当。


求名:只要自己目的纯正,并有真才实学,一定可以受到多方面的热情帮助和资助,实现追求目的。


外出:一路平安,即使遇到困难也会有人帮助,解脱困境。


婚恋彼此满意,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但千万不要过于坚持己见。


决策:为人聪颖,性格开朗,头脑灵活,心地善良,热心为公众服务,富有组织才能。因此,可以比较顺利地走上领导岗位。但一定要坚持中正原则,秉公办事,不得诌媚讨好上级,更不可欺压民众。永远保持谦虚品德,尤其不可过分自信,否则很容易为坏人包围。

相关内容
热门文章
  • 1、
  • 2、
  • 3、
  • 4、
  • 5、
  • 6、
推荐内容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